T.Z.南七城

同人文手一枚,CP杂食,不定期更

【安雷】盗尸者

·CP:安雷,此外无其他任何CP

·BE预警(或开放式结局),雷狮已死亡设定

·文体:对白体(对话),一发完,建议放慢速度阅读

·人物:“我”&安迷修,“我”无其他身份,仅为采访者

·灵感源自高铭的《天才在左疯子在右》P307-P312《盗尸者》一章

·内容关于精神疾病以及尸体相关,可能会引起不适,慎入

OK的话↓

 

 

 

 

 

 

 



我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缓缓打开笔记本,按下录音笔,随后抬头看向他,开始打量起来。

眼前的这个人看起来很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以我的审美来说长得很帅。我坐下前他一直低头盯着面前的桌子,直到我拉开椅子才缓缓抬起头来。

 

我:“你好。”

他:“嗯,您好。”

我:“你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吧?”

他:“我知道,他们跟我讲了。您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会配合的。”

我:“好的,谢谢。”

我:“你为什么会被关起来?”

他:“我以为您应该知道的。”

我:“我只了解一些。嗯……盗窃尸体?”

他点点头。

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我想复活一个人。”

我:“谁?”

他:“我的妻子。”

 

我先前收到的资料上说他的妻子在大半年前因癌症去世了。

 

我:“所以你收集尸体想研究出复活你妻子的方法?”

他:“是这样。”

我:“你择尸有什么标准吗?”

他:“有的。二十多岁的男性,面容姣好,尸体完整,非疾病死亡,死亡时间不超过24小时……我选择的都是医院太平间里无人认领的尸体。”

我:“你是照着你妻子的条件选的?”

他:“是的。”

我:“你是怎么研究的?保存大脑?”

他:“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复活我的妻子,所以我对我妻子的尸体进行了手术,后来我察觉到我妻子的身体已经确确实实因疾病侵蚀无法再回转了,于是我就保存了他的大脑,开始研究完好尸体的复活方法。”

我:“你成功了吗?”

他苦笑:“哪有那么容易,要是凭我这么短短几个月的就能研究出复活的方法那科学家们早就研究出来了。”

我:“那你怎么就认为你能成功呢?”

他:“不,我从一开始就没觉得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但我还是想试试。我很爱他,我不能……我不能……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失去他……”

 

他的情绪开始有点失控了,戴手铐的双手颤抖的很厉害,碧绿的眼睛蓄满了泪水。

 

我赶紧换了个话题。

我:“我们来聊一聊你和你妻子一些开心的事情吧,比如——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把泪水憋回去,缓缓对我说道:“我们是青梅竹马,我两岁的时候搬家搬到了他们家旁边,然后认识了他。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的眼睛很好看,紫色的,又大又闪。”

他很温柔地笑了起来。

他:“我们一起上了幼儿园,一起上了小学,一起上了初中,一起上了高中,还一起上了大学。”

我:“你们的感情真的很好。”

他:“是啊。我比他大一岁,但是从幼儿园到高中我们一直是一个年级的,甚至一直在一个班里,高中的三年我和他还是同桌呢。”

我:“真是天生一对。”

他:“谢谢。”

 

他:“我的脾气很好,所以大家都很亲近我,但是他一直很狂傲,除了我谁的话都不听,上课也不听讲,又爱捣乱,所以大家一直对他避而远之,老师也拿他没办法。不过奇迹般的,上学那会儿他的成绩竟然比我还好,我那会儿可是每节课认认真真听讲,认认真真完成作业的。”

我:“这是天才啊……”

他:“我也这么觉得,当初我经常考年级第五,他总分就总是比我高那么几分,所以经常是在年级第四。”

我:“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他腼腆地笑了笑:“其实,我从初中就发现自己喜欢他了,但是因为年龄太小,也怕说出来之后他不接受,这么多年的朋友关系就彻底断了,所以我就没说。后来高一下学期的时候我们在一起了。”

我:“你先告的白?”

他:“不是,是他先说的。他生日在四月份,生日那天他拉着我去他家要我帮他庆生,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不在身边,家里就他一个人,我就去了。结果他买了几罐子啤酒回来,不听我劝就往嘴里灌,然后没多久就整个人都不清醒了。我看他晕晕乎乎的就想让他去睡觉,结果我就突然听见他说‘卡米尔你知道吗,安迷修那个混蛋整天就是没事找事,到处去帮人结果还不是没几个人理他,整天叫什么遵循骑士道什么小姐的,我都快恶心死了……’当时我整个人都僵了,我还以为他真的很讨厌我呢。哦,对了,卡米尔是和他关系很好的堂弟。”

 

他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很好看。

 

我:“然后呢?”

他:“然后我就听见他又用更小的声音说‘……可是我就是喜欢他怎么办呢……’。”

我:“然后你们就在一起了?”

他:“嗯,我把他安顿好之后第二天一到学校我就跟他说了这件事,然后我们俩就在一起了。”

我:“后来呢?”

他:“后来我们就一起上了大学。毕业后一年他22岁,我23岁,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可以结婚了,我们就结婚了。我们选在了他22岁生日的后几天,也是在四月初。”

我:“那时候你们一定过得很幸福吧。”

他:“真的很幸福,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结果……”

他突然停了下来。

我:“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

 

他打断了我的话,摇摇头说没事,然后接着往下说。

他:“结婚一周年纪念日过后,他就开始一直发低烧,我开始以为他只是感冒而已,后来因为发烧持续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我们就到医院去查了一下,结果就……就查出来是肺癌晚期。”

他的声音开始哽咽,头低了下来,双手紧紧握拳。

我:“需要纸巾吗?”

这么说着,我还是给他递了一张面巾纸。

他小声向我说了谢谢,接过没用,就这么攥着,然后不说话了。

我不急,慢慢等他接着往下说。

 

等了两三分钟,他开始继续叙述了,但声音是断断续续的。

他:“检查出来就得治。他治了差不多一年,就在医院里躺着,什么化疗啊打针啊吃药啊做手术啊什么苦都吃尽了,我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陪着他,每天变着法给他做点他喜欢吃的。”

他:“他真的很坚强。像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不愿被约束,但我跟他说要好好治,他就乖乖的挺下来了,只是经常跟我说待在医院里面无聊死了,等他病好了一定要去喝酒撸串吃个够。这是我们共同的约定,即使我们明知道癌症是治不好的,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我:“你妻子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他:“在我们结婚两周年纪念日前一个星期左右,医生跟我说他的病基本上已经无法再进行治疗,让我带他回去开开心心的过完人生中最后一段时光,我就带他回去了。他的24岁生日我们是在家过的,那时候我看得出来他很开心,我也很开心。等到他生日过后我们结婚两周年纪念日也很开心的过了。他那时候的状态很好,除了身体很消瘦看不出来是个癌症晚期快死去的人。我大概知道那是所谓的回光返照,但我就是在想万一他病好了呢?万一出现奇迹了呢?”

我面前的他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我不会安慰人,就只能静静地等他自己舒缓情绪。

 

过了好一会儿,他用嘶哑的嗓音断断续续地说:“后面几周他的状态一直都这么好,我还以为他能撑到五月份的……”

 

他:“纪念日过后的第二周的一天凌晨,我在睡梦中似乎听见了他喊我的名字,便迅速睁开了眼,就看见他躺在我旁边,右手想要抬起来。我赶紧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就看见他的眼睛慢慢地合上了,手也失去控制地往下坠。”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我瞬间就知道他是走了,只剩我一个人了……”

他掩面抽泣起来。

 

他:“……后来,我给他收拾遗物的时候在床头柜里发现了一封信,是他写的。字写得歪歪扭扭,一看就是在生病的时候趁我不注意偷偷写的。”

我:“信里写了什么?”

他:“信里写的是我们俩从小到大的开心事,还有各种他对我的吐槽,还有他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说他不在了我要替他好好活下去,我要是生活的不好他做鬼也会来找我的……我倒是希望他能回来呢……”

我:“还有吗?”

他:“……还有最后一句,他说——‘安迷修,我爱你。’”

 

我已经完全被他们的故事震惊了,我认为这真的就是世界上最深沉的爱,从相知到相熟最后到相爱,两个人一直没有离开过对方,默默守在对方身后,在看不到的地方关心着对方,即使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会为对方着想,这种爱真的很伟大。

 

他:“我看完整封信的时候整个人直接哭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的病床上。是他弟弟卡米尔把我送到医院去的。”

他:“但是雷狮葬礼的时候我竟然一滴眼泪也没掉,只是那一天我几乎没说一句话。”

我:“你是等他下葬之后就开始进行复活的研究了吗?”

他:“是的。我看着装着他身体的棺材埋进地下,然后当天晚上来到墓地又把它挖了出来,背回家放在买好的冰柜里。”

 

我看到资料上说他的研究是因为有次开门和邻居刚好对上了,然后被邻居看见家里的情况并报了警才中断的。

 

他:“之后的事你应该就很清楚了,我的实验被邻居发现后就被抓起来了。”

他苦笑的看着我。

 

 

 


 

我对他的采访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问了我的一个当律师的朋友像他这种事要关多久,她说按照凹凸法律顶多关个一年。

我希望他一年之后再出来可以好好地过完他余下的大半辈子,不会一直沉迷于伤痛。

我相信他妻子也会在天国陪着他过完余生。

 

 

 

 

 







 

 

 

 

今天是安迷修刑满释放的第一天,他回了家。过了一年的时光,他的脸上已经看不见了雷狮死去时的悲伤和颓废,反而变得朝气蓬勃。

 

 

 








 

 

今天晚上是一个非常晴朗的夜晚,城市的霓虹灯闪烁着,漆黑的天空因灯光的照射和星星的映衬显得格外的绚烂迷人。街道上车水马龙,鸣笛声此起彼伏,行人熙熙攘攘,很热闹。

 

 

 









 

 

安迷修静静地站在天台的边缘,缓缓往前迈了一步,微笑着朝雷狮伸出了双臂。

 

 



 

Fin.

 

 

 

 

 

 

·终于写完了!!!!!!当初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就想写了,然后把内容提纲什么的都列出来了,直到今天才真正写下来。感慨颇深。

·真不敢相信我两天居然码出了两篇文,我好强……

·最后的结局我设计了一个开放式结局,BE还是HE就看你们自己脑补了,我想了两种结局,一种是安迷修出现幻觉看到了雷狮最后坠楼自杀(死亡结局),第二种是雷狮的灵魂回来找安迷修然后两人一曲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玄幻结局)。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大家可以把自己的理解写在评论区(渴望拥有评论)。


【雷卡】梦中的婚礼

·超短篇,BE

·卡米尔第一人称视角

·星际Pa

·迟来的中秋贺文

·不要问我太空中为什么不会浮起来,以及真空中为什么可以呼吸,问就是伪科学

· @-独居深巷- 中秋不止你一人沉迷刀子无法自拔

ok的话↓



当星际警察的航舰追过来的时候,我和大哥在进行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仪式。

一场没有亲人朋友,没有伴郎伴娘,没有香槟蛋糕,没有鲜花司仪,甚至没有西服和婚纱的一场盛大的婚礼。

而我感到心满意足。

……

航舰的声音离得更近了。

……

大哥在我面前单膝跪地,他宽厚的大手轻轻拿起我垂在身侧的小手,为我在无名指处戴上了一枚银光闪烁戒指。

我也给他带上了。

戒指真的很配很好看,而带戒指的人更配更好看。

“戒指互换完成了,接下来,该新郎亲吻新娘了。”

大哥朝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我轻声笑了出来,踮起脚尖。他揽住了我的腰,微微低下头。我闭上眼,感受大哥的呼吸洒落在我的额头,眼睑,鼻梁,脸颊,最后到我的唇上。

他用与平时的狂傲截然不同的温柔对带着我,像呵护一件易碎的玻璃器品。我知道,这是只属于我的特权。

他温热的唇轻轻覆在了我的唇上,我们忘我地亲吻着。大哥的气息包裹着我,使我安心。

……

航舰的嗡鸣声已经近在耳边了。

……

紧张吗?

不紧张,只是大哥的头发蹭的我有点痒。

害怕吗?

不害怕,因为有大哥在。

后悔吗?

不后悔,大哥是我的光,我追随他天经地义。

……

幸福吗?

嗯,很幸福,这一刻,是我人生在世最幸福的一刻。



一吻毕,大哥牵着我的手来到残损的羚角号的船头。他倚着我,喊了我的名字。

“卡米尔。”

“嗯,大哥。”

大哥笑了,一侧身把我圈进怀里,用力地抱住,下巴搁在我的头上。我也轻轻地回抱住他。

随机,我感受到一滴滚烫的水滴滴在了我的脖颈,顺着我的锁骨滑下。


——

大哥哭了。

……




过了良久,他放开了我,却依旧紧紧攥着我的手。

我们并排站着,迎面是浩瀚星辰,看着一束耀眼的光直扑而来。







Fin.

最后的光可以理解为航舰的激光炮。

中午睡觉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这个场景,就赶紧爬起来把它写了下来,只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写出那种意境。

结局在我这是完完全全的Bad Ending,但因为没有具体写到两人死亡。所以如果有朋友不接受BE结局,大可以自行脑补他们如何逆转局面最后幸福地过完一生balabala……

我话好多……

【雷卡】求文章推荐!(非文,占tag预警)

最近缺雷卡粮,各位有没有什么好看的雷卡一发完和长篇完结的文可以给我推荐一下……

拜托了!!!!!!!

PS:想了想还是把长篇完结也加上了,现在有时间看,谢谢那位给我分享风陌潇霄老师文的小伙伴!

我来晚了…
康康这个耀,康康这个安,康康这个卡卡,康康这个埃米,康康这个瑞,康康这个嘉,再康康这个金……真是……太可爱了……

【噩梦】当脱非入欧不再是梦想……

*CP向遵循原著(宁舟×齐乐人),吕医生无CP

*时间线为第二季结尾前,吕医生未死亡

*沙雕日常向,玩梗,ooc预警,短小




齐乐人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被幸运女神眷顾的那一天。

这天早上,他刚起床,就听见一阵阵不急不缓极有规律的敲门声传来。他开了门,发现宁舟正笔直地站在他家门口。

宁舟迅速地把一个东西塞到了齐乐人手里随后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个高冷的背影。

真的很高,那是齐乐人这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

   
  

他看着宁舟的背影渐渐消失,有些激动且充满好奇地 看了一下宁舟给他的东西,是一张技能卡。

[来自非洲人的嘲讽]使用次数1/1,剩余时间24:00:00

想要脱非入欧吗?想要拥有外挂吗?想要一切好处自动送上门吗?想要嘲讽那些曾经嘲讽过你的欧洲人吗?这就是你的机会!!!

在此技能使用时间内,你讲可以选择与你周围10米内运气最好的人互换运气值(请谨慎选择!你只有一次机会!)

……

“我……”齐乐人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技能卡。然后忽然发现底下还有一张纸条。

【抱歉由于技能原因我暂时无法开口,之前做任务的时候得到了这张卡,觉得你可能会比较需要,就送给你了,希望你会喜欢——宁舟】

……齐乐人心情更复杂了

默默接受了连宁舟都嘲笑自己幸运值低这个现实,齐乐人几乎瞬间就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最适合与他“共用与分享”这张卡片的人。




吕医生今天不准备开诊所,他想拉上齐乐人在家里窝一天。

然而还没等他出门,齐乐人自己就来了。这表明幸运女神到目前为止都还在吕医生身边。

但是下一秒就不一定了。

在吕医生打开门的一瞬间,齐乐人就飞快地扑了上去,死死地抱住他,整个人扒在了他身上。

[在自非洲人的嘲讽]  使用次数0/1      剩余时间23:59:59

技能一开启,齐乐人就从吕医生身上下来了,带着奇怪的笑容,非常开心地朝他道了个谢,同时心里默默说了声对不起。

“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齐乐人一脸真诚地握住吕医生的手,一字一句郑重的说道。

“卧*齐乐人你干吗!!!”吕医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飞快地抽掉了自己白嫩嫩圆嘟嘟的小鸡爪子使劲在身上蹭了蹭,然后双手紧紧环住了肩膀,飞快地退后三米谨慎地打量着齐乐人,活像一个被非礼了的小姑娘,瑟瑟发抖。

“你没吃错药吧?还是发烧到脑子成浆糊了?需不需要我用[三不医]帮你治治?”

齐乐人依旧微笑着摇了摇头,“当然没有,被想多了,什么都没发生,真的,相信我。”

“信你个大鬼头啊,看你这个样子我就有种不详的预感。我警告你啊,我,吕医生,今年26岁,目前单身,性取向女!你可别对我有什么歪心思,需要动手动脚的找你家女神去。”吕医生半信半疑地向前进了半步,依旧一脸戒备地看着齐乐人。

齐乐人有些无奈“你想哪去了,我可没那个意思,只是今天很开心而已。”

“哦。”吕医生这才走回齐乐人身边,说起了正事。“你陪我宅一天怎么样?”

“好吧!”依旧带着那抹微笑。

“卧艹你把你的笑容收起来,恶心死了知道吗!!!”

“好啊。”微笑ing。

“……”



于是在这一天中,吕医生经历了无数件令他怀疑人生的事,像:

两人正在玩游戏,突然——

“我去等等等等,我手柄怎么坏了???”

两人正在打牌——

“不是,为什么每轮大小鬼都在你那儿??”

两人正在喝饮料——

“齐乐人你是把樱桃味可乐给我倒杯里了吗!我记得我没买啊!”

吕医生正在洗手:

“这水压怎么时大时小的啊?!!啊!!我艹别喷我一脸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正在吃饭——

“啊啊啊啊啊好辣好辣!我为什么会把芥末放在抹茶瓶里啊??!!”

两人正在看电视——

“诶诶诶?怎么突然下雨了??我衣服还没收呢!”

……

让我们为吕仓曙同志默哀一秒钟。

每当吕医生叫一次,齐乐人就会为自己点跟蜡。

如果今天没有用技能卡,受伤的就会是自己了。

吕医生,你真是个英雄,我每天受的难都没你这么频繁。

最终等到吕医生难得有机会坐下来喘喘,他特别纳闷地问道:“什么情况?我的幸运值加成呢?齐乐人你今天怎么这么平安无事?你该不会对我动了什么手脚吧?”

“哈哈怎么会呢,当然没有。你想想嘛,人不可能一直幸运的对吧?我今天这么幸运说不定明天会比你今天更惨,你呢,明天又变得超幸运了呢。”齐乐人一本正经地和吕医生瞎扯起来。

凭借以往的经验,是个正常人都不会相信齐莫人的话,可惜——

“好像有点道理哦。”吕医生恍然大悟般地点点头。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吕医生没有。

让我们再次为他默哀一秒钟。

……



[来自非洲人的嘲讽]使用次数0/1,剩余时间00:00:00



……

齐乐人突然惊醒了过来,然后非常遗憾地发现,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场梦。

当他把这个梦告诉了吕医生之后,吕医生用充满鄙夷的眼光看着齐乐人。

“你觉得作为一个幸运值为EX的非洲酋长,幸运女神会把那么好的东西给你?还是说你觉得宁舟会主动找上门?又或者你以为你能顺利的地把卡片带到我家并成功对我使用?哎……脑子是个好东西,你要学会用啊,齐乐人同学。”

说罢,吕医生拍了拍一脸懵逼的齐乐人的肩膀,叹息着摇了摇头,扬长而去,只留下他一人在风中凌乱。

让我们为齐乐人同志默哀一个世纪……【只有主角才配拥有这种待遇(不是)】

Fin.







玩梗+日常放飞自我系列,噩梦的粮真的好少,我只能自己产来弥补我那颗因吕医生的死而伤透的心了……

没看过的安利一下,书名《欢迎来到噩梦游戏》,第一二部已完结,第三部暂时未出,作者薄暮冰轮,是晋江上的书。

个人说明(避免踩雷)

·**目前学生党,日常没手机没电脑发不了文,但是会有存稿,假期一起发。**

·我叫T.Z.南七城。称呼怎么叫都行,按我头像叫也行,但千万别叫我老师或者太太(受不起受不起)。

·本人同人写手,人物不原创,画技基本为渣,所以如果你看到我发图了,那不是我朋友画的就是我和我朋友一起画。的因为有一个不吃刀的朋友日常催更,所以应该是不会写刀(不过我有可能瞒着她写什么的),自己也不吃刀。文体不限,清水向。

·目前在凹凸和MHA坑底,其余不定期掉落

·目前主食:「MHA」轰出,上耳,出茶,常梅雨;「凹凸」瑞金,嘉金,卡埃,安雷,雷卡。还有,本人耀厨!埃厨!(啊我耀哥太帅了……我埃米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CP禁区:胜出!轰出胜!瑞嘉瑞!轰出不可拆不可逆,凹凸不站旧设。

·目前正在追凹凸所以凹凸的文可能会多一些。所有文基本一发完,顶多分上下篇,不会出长篇连载。

·文笔正在磨练升级。

·欢迎点梗!CP仅限凹凸&MHA。

·不会弃坑,私信一般都会回,评论不一定,但是大家的评论我都会看。非本人同意不支持转载。

·本人底线很低,脾气也很好,可以交个朋友。

·QQ:3340510004,欢迎一起聊天讨论磕CP什么的。

[上耳]情人节直播间

*主播梗

*CP上耳,微茶出,双向暗恋,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第一次发

*ooc属于我

*【】为弹幕,“”为对话,[]为名称,‘’为心理想法

 
 

如果全部ok,那么↓

 
 

众所周知,「耳机插孔」是一个音乐区UP主。

众所周知,「电光雷霆」是一个游戏区UP主。

众所周知,「耳机插孔」的每一次直播「电光雷霆」都会偷偷摸摸进入直播间但从不发言。

众所周知,「耳机插孔」除了直播唱歌外,还经常直播玩游戏,而每次玩的游戏都是「电光雷霆」所喜欢的。

 
 

很多粉丝都一致认为——这俩有猫腻,很深深深的那种。

 
 

——耳郎视角——

“啊,内个,今天是情人节啦,因为之前和你们说好的福利,所以……我们今天不唱歌也不玩游戏,我们聊天。”

耳郎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随手把碎发别到耳畔后。

【哇!!!!!耳机酱好帅好酷好可爱!!!】

【意外的很女生呢】

“你们有什么话题就直接提出来吧,我会选一些回答的。”耳郎坐直了身子,眼睛紧紧盯着屏幕,他在等那个人出现。

‘平时直播上鸣那个白痴都会看的,今天怎么……’耳郎心里有点失落。

‘切,今天可是情人节,那家伙指不定就是跟哪个女孩子出去约会了,有怎么会管你呢。你在想什么呢耳郎响香,这份心思可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他怎么会喜欢你这样一点都不可爱女孩呢。’

失了会儿神,耳郎又重新关注起了弹幕。

【今天是情人节呀,那耳机酱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人呢?】

【哇这么直接的吗】

【没有一点点防备……】

“诶,喜欢的人吗?”耳郎微微瞪大了双眼。

【对对对】

【可不能说假话】

【耳机酱撒谎的话小动作很明显的哦】

【+1+1,像不自觉的绕头发,眼睛往右瞟,说话结巴什么的】

【前面的是魔鬼吧……】

【2333】

“知,知道了啦。”耳郎的脸红了起来。

“喜欢的人啊,当然是有的啦,我从高中就开始喜欢他了。他可是很帅气的,虽然有时候也有点傻。”耳郎的眼神温柔了起来。

【是谁是谁是谁!!!】

【啊啊啊啊啊!!我的好奇之魂在燃烧!!】

“这个……因为一直是我单相思,他也只把我当朋友,所以名字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喜欢的,是一个超温柔的男生啊’

【盲猜「电光雷霆」】

【电光雷霆的等等,这两个真的超有CP感的啊好吗!!】

【请不要ky谢谢】

【真的真的!我每次来耳机酱的直播都能看见电电啊!每次!】

【而且耳机每次玩的游戏都是电光雷霆经常玩的】

【不要再ky了!】

【双厨爆炸】

【请大家遵守弹幕礼仪哦】

“诶诶诶?!!我,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鸣啊!才,才,才不是呢!”

耳郎看见弹幕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群人是怎么猜到的,太可怕了!

【上鸣……耳机酱你们果然是认识的】

【意外的知道了电电的姓氏】

【耳机酱说话都结巴了,果然是喜欢电光雷霆的】

【我不是说过了吗,耳机撒谎的特征可是很明显的哦】

【请不要ky……ky个毛线啊!上耳大旗摇起来!】

【23333,这么快就连CP名都想好了吗,人类真可怕】

【高举上耳大旗】

“你们不要乱说啊!我不是!我没有!谁,谁,谁喜欢那家伙啊!”耳郎的脸瞬间红的像番茄,双手狠命的在身前摇着。

【又撒谎了又撒谎了】

【呀呀呀,害羞的耳郎酱真是太可爱了,上耳是什么?耳机酱是我的!】

【前面的休想!】

【米娜……隔壁,隔壁的电光雷霆的直播间炸了啊!!】

【发生了什么?我刚进来,上耳是什么?有关电光雷霆什么事?】

【耳机酱快去看电光雷霆的直播间啊!!啊……上耳到底是什么神仙组合,我炸了】

 “啊?去看他的直播?”耳郎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怎么又扯到上鸣的直播间了?

【快点啊快点!要来不及了啊!!】

【前面的闭嘴!!!看什么看!什么都没有!耳机你继续,不要管他们】

【就是就是,电光雷霆的直播间什么都没有,真的真的,千万别去】

“又怎么了?”耳郎更不知所措了,为什么一会儿让她去一会儿又不让她去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能给我讲讲啊。”耳郎准备打开「电光雷霆」的直播间了。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各位准备好迎接狗粮的到来吧,保证你们度过一个甜到掉牙的情人节】

【跟我一起喊:】

【三!】

【二!】

【一!】

【零!】

“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

——上鸣视角——

“嘿嘿,大家好,这里是「电光雷霆」。”上鸣傻呼呼地笑了两声,和大家打招呼。

【电电好】

【电电辛苦了】

【电电今天还是一样的帅】

【今天干什么?】

“问得好!我今天要干一件大事,超大超大的那种,关乎到我的余生幸福。”上鸣在空中画了一个超大的圈圈,然后故意卖了个关子。

【关系到余生幸福……】

【今天情人节……】

【不会是要告白吧】

【好大胆的想法,我喜欢】

【终于决定要给耳机酱表白了吗?感动ing】

【耳机酱?是我想的那个耳机酱吗?她唱歌真的超好听的,长的也很漂亮】

【只是胸小了点】

【前面的滚开啦,瞎说什么大实话】

“你们怎么知道我喜欢她的?”上鸣歪着脑袋,始终得不出一个结论。

【电电真的喜欢耳机哇!好喜欢这一对儿】

【太明显了好伐啦,作为一个双厨,表示电电经常明明约好了直播时间却总是不准时,为什么?因为那个时候耳机酱在直播啊】

【真相了真相了】

【电电唯一的特别关注——「耳机插孔」了解一下?】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暗恋”?】

“这么明显?我还以为我做的很隐秘了。”上鸣苦恼的挠挠头发,喃喃道“难怪耳郎她最近总是避着我呢,明明是邻居的说,我一定是被讨厌了吧……”

上鸣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来越低。

【耳郎?耳郎!耳机的名字!】

【邻居耶是邻居!电电不要怕,喜欢一个人如果连表白都不敢还算什么大丈夫】

【爷爷我支持的CP终于要确认关系了】

“哈哈,谢谢你们。”上鸣给自己加了一把劲。

“嗯!你们说得对!锐豪她可能真的不喜欢我,但我还是要尝试一下!”

【干巴爹!】

【哇哇哇,这是什么世界的瑰宝,上鸣同学冲啊!耳机酱也喜欢你!她刚刚直播亲口承认的!】

【上耳大旗这边也要摇起来!】

【耳机酱终于不愁自己单相思了】

【上鸣?电电叫上鸣吗?】

【表白!表白!表白!】

“真,真的?”上鸣沸腾了,一股由内而外的力量充斥了他的全身。

“我马上要去敲耳郎家的门,”他深呼吸一口气,眸子闪的发亮,“然后把这束花送给她,再向她告白!”

【妈妈,这个人的眼睛会放电!】

【加油啊!】

上鸣拿起桌上放着的一大束鲜红的玫瑰,打开门,拿着摄像头,在耳郎的门前僵硬地站了一小会儿,然后对着镜头说:“我们一起倒数三秒然后我就敲门。”

“三。”【三!】

“二。”【二!】

“一。”【一!】

“我敲门了。”【零!】

“咚咚。”

 
 

………………

“谁?”耳郎站起身来,走过去打开门。

“耳,耳郎……那个……”上鸣把花背在后面,脸颊通红,憋了半天也没憋出话来。

【上啊上鸣君!上啊电电!不要怂!】

【我枯了】

【电电这个人真的能把人急死】

【告白告白!】

顺带一提,上鸣的摄像头也被他背在了身后,直播间只听得见声音,而耳郎的摄像头则是正对着门口的。

【录像!录音!】

【各部门准备!】

“那个,有什么事吗?”耳郎有些局促,刚刚才被揭发的暗恋对象转眼就到了自己眼前,慌乱的心情根本来不及掩盖。

“耳郎我,我……”上鸣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坚定了起来。

“我喜欢你!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了!每次看见你心里都会砰砰砰地跳个不停,身体也会紧张起来。不就觉得我可能喜欢上你了。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会不开心,所以我,我想成为你的男朋友!”上鸣闭上眼睛,“刷”的一下把玫瑰举到身前,90°躬下身子,脸涨得通红。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耳郎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她完全没想到上鸣会喜欢她,她一直以为上鸣会喜欢胸大身材好的软妹子。

“白痴。”耳郎红着脸撇过头,不去看这个人。她的摄像头可还没关呢,全部,全部都被看见了啊。

“耳郎……”上鸣抬起头看向耳郎响香,眼中满是温柔与期待,在耳郎眼中就像一只想要抚摸的小猫咪。

“知,知道了啦……”耳郎狠命地闭上眼。“我就栽在你这了,上鸣笨蛋。”她深呼吸一口气,赴死一样睁开了眼。

“我答应就是了……”

话还没说完,她就落入了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

“耳郎,耳郎……我可以叫你响香吗?”上鸣带着撒娇的声音在耳郎耳边糯糯的响起,轻轻的热气吹的她原本发热的耳朵变得更红更热了。

“随你怎么叫。”耳郎有些赌气似的回了这么一句话。

“所以说,所以说,你这个人不要随便放电啦,我会,我会害羞的……”耳郎嘟了一句。

“知道了,我的响香小姐。”上鸣揉了揉耳郎的头发,轻笑了一声。

“都说了不要放电了啊!!!还有,谁允许你揉我头发的!!!上鸣电气!!!”

于是——这两人就这么在一起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呢。

 
 

………………

——番外——

此时的弹幕:

【真是为他俩操碎了心】

【他们居然真的在一起了,太不可思议了】

【隔壁网恋的「轻灵」和「木偶」都在一起了,他们俩在一起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网恋那对是真的灵性,神仙般的恋爱】

【今年的情人节依旧吃了饱饱的狗粮呢……】

 
 

end

 
 

bug特别多,细节也不够到位,第一次尝试,多多包含

没错,番外是在为下一篇的[茶出]做准备(你没看错,就是茶出,茶爷威武!)

就这样了